第七百九十三章 鬼子的姐姐

三个俘虏被游击队员捆绑起来,等战场观摩完毕,那些游击队家属们也来,看见了鬼子和汉奸,顿时怒火中烧,上前殴打。

那个鬼子少尉虽然被俘时候挺窝囊的,可是现在,梗着脖子,不祈求,不哭泣,不躲避,还有点儿架子。

这样,更激怒了这些家属,游击队被鬼子连续追杀,死伤极多,很多家属,只有家属,男人们都战死了。

女水鬼们都在一边看热闹,没有人上前阻拦。

她们的眼光,都在寒烽身上。

那种爱慕,那种钦佩,那种神魂颠倒的崇拜,让她们的眼神都是那么迷离。

寒烽突然大喊一声:“停!”

家属们,游击队员们,都愣住了:“大哥,你让我们放掉这个鬼子?您不知道,他们可凶残了,打死我们的人不说,一旦逮住,各种酷刑,生不如死!这些鬼子太坏了。”

寒烽让女水鬼们先走,乘坐两艘汽艇,去收缴失落的武器弹药,在湖水里。

她们走了,服从命令,魂授色予。

寒烽告诉游击队员,八路军的部队,是不许虐待俘虏的。

“我们?”刘玉来的游击队,的确是老八路最先动员起来的。

他们都羞愧起来。

不过家属们还在控诉鬼子们的罪恶,一个媳妇儿,亲自看到自己的丈夫,公公的脑袋,被鬼子悬挂在镇子上,身躯被狼狗扒开了胸膛!

寒烽叹口气,向她表示歉意。

“嫂子,您受苦了,可是,他们已经投降,既然投降了,我们就不能虐待,否则,和鬼子有什么区别?”

家属们通情达理,抹着眼泪走开了。

“谢谢你!”那个鬼子少尉突然对着寒烽跪了,他汉语不错:“请问指挥官阁下,您可以放我走吗?”

寒烽瞪着他,真是奇葩。

被俘了,想走就走?

这脑回路!

鬼子见寒烽目光严峻,呆了一呆,叹口气,不说话了。

寒烽一好奇,就用了预警能力,感知了他的脑电波,攫取了他的思想意识。

天啦,脑洞大开啊。

寒烽笑起来。

“水川青蒿!”

一声呼喊,吓得那个鬼子少尉崩一声,触电般弹跳起来。

声音都颤抖了:“你叫我?还是叫谁?”

寒烽说:“你不是水川青蒿吗?少尉军官,原属于海军某舰队的扫雷部队,现在,划拨到这边的陆军,对付湖泊游击战,是一个年轻的专家!”

“你,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我的经历?我没有告诉你!”鬼子少尉简直崩溃了,眼睛瞪得溜圆。

寒烽不解释,只是继续揭露他的情况。

听着听着,水川青蒿跪在地上,连连叩头:“太了不起了,您是神仙,您是神仙!”

“你的姐姐参加了日军特工部队,已经战死了,是吗?”寒烽感慨地问。

水川青蒿泪如雨下:“所以,我不想死,因为,我死了,我父母就没有一个孩子了,他们会痛苦而死的。”

这臭小子,小鬼子,居然还有这么深厚的孝心?

可是,对待我们游击队,又是这么残忍。

寒烽问:“你姐姐是水川晴雨?”

水川青蒿从地上触电般弹起来:“你,你,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

他双手乱抓,浑身发抖,真的崩溃了。

一个素不相识的异国敌人,居然知道自己所有的事情,难道还不够可怕吗?

寒烽微微一笑:“你想见你姐姐吗?”

水川青蒿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当然想啊,可惜,她已经战死了,成为帝国的军魂!”

突然,他又醒悟似的,恶狠狠起来:“支那人,你这样做,到底为什么?拿我的姐姐的死爱击溃我的意志吗?我愿意投降,是知道你们八路军可以优待战俘,我不想死,不是怕你们,随便你们的酷刑吧。”

寒烽对着那边芦苇荡喊起来:“5号水鬼,立刻来下,五号水鬼。”

很快,那边有人来了,没有汽艇,只有泅渡。

行动快速,犹如一条美人鱼。

不过,全身黑黝黝的特制水鬼服装,看起来,黑不溜秋的,只有划水的动作,可以看出是女子,而且,身材的苗条窈窕,也是格外清楚,冷峻的黑色和遮掩不住的青春,奇妙地组合起来。

“哈希,五号水鬼报到!”

寒烽拍拍她的肩膀:“速度不错,有进步!”

五号水鬼顿时眉开眼笑,将包裹着的头套遮掉,也露出了一部分脸面。

光洁雪腻,眉目清秀,目光灵动。

“多谢老大夸奖,我一定努力。”

此时,那个鬼子少尉抬头了,因为,他感觉了异常!

五号水鬼倒是没有看他。

“姐姐?姐姐?”鬼子少尉水川青蒿突然大喊起来。

五号水鬼皱眉,赶紧倒退几步:“麻烦你这个小鬼子,别这样看着我好吗?我是八路军麾下寒烽特战队的水鬼部队,五号水鬼水川晴雨!小鬼子,你太混账了,告诉你,我是寒烽同志的妻子!你别白日做梦了。”

水川青蒿跪下来,一遍遍呼喊:“姐姐,我是青蒿,我是你的亲弟弟。你没死?请看看我!刚才,我低着头,没有看到你,没想到您还活着,呜呜呜。”

水川晴雨赶紧躲避到了寒烽身后,抓住他的胳膊,作为阻挡:“老大,你是我的夫君,我的事情你做主,快赶走这个小鬼子,他冒充我的弟弟!”

原来,渺渺法术控制的这些女鬼子,思维不是太正常,以前的很多记忆都被遮掩了,几乎相当于失忆!

青蒿一直哭着请求她相认,她一直惊恐不安,恼羞成怒。

还是寒烽解决了问题:“晴雨,这个的确是你的弟弟,你认下吧。”

水川晴雨这才相认,而且,是被迫的,心不甘情不愿,只是服从于寒烽。

她也相信寒烽。

这样水川青蒿冲上去,抱着姐姐嚎啕大哭。

水川晴雨急忙推开他:“不能这样,我们是成年人了,而且,我有夫君,你不能这样做,太尴尬了。”。

水川青蒿喜出望外,嘿嘿嘿傻笑起来了:“没想到,我的姐姐竟然投降了八路军,我的姐夫是八路军的军官,他这么厉害,他一个人消灭了我们整个船队和讨伐队,帝国找到如此惨重的损失。”

说完,竟然双手拍打脸面,朝着湖水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