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话 负荆请罪

唐晟春秋 真孤道 4211 字 13天前

“这……这究竟是……”杨秀清见到眼前的一切不由得惊讶地说道。

看着满地的断壁残垣,多到满城的士兵都来不及清理的尸首!不少的陈军士兵竟是还保持着临死前对抗敌军作战的姿势!他们不少人手上的武器都已经折断,却依旧死抓着他们的敌人不放,用石头用腰带甚至用自己的牙齿,直到最后一刻都不放弃抵抗,以一切可以杀伤敌人的“武器”拼死拒敌!

这里一切的一切都无不说明着在不久前的战斗中此地正在进行的战斗有多么地惨烈,陈军拒敌的意志有多么的坚强!说句实在话,即便对方曾经是自己的对手,可是在见到如此惨烈的景象后,恐怕任何军人都会对这样的敌人而感到敬佩,为自己曾经与这样的对手战斗而感到自豪吧?

“秀清!震撼吧?”正当杨秀清还在为眼前的一切感到惊讶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这时候突然出现在了杨秀清的背后。

他回头一看,赶忙行了一礼道:“平胜大人!”

赵平胜回了一礼后,摆了摆手示意杨秀清不必拘礼,而后继续道:“这是一群可敬的对手呀!与我们战至最后一刻他们也毫不退缩!即便是主将早已战死了,他们依旧没有一个人放弃抵抗,最终全军覆没……

老实说!我打了这么久的仗,从未见到有这样的对手!在面临大敌的时候,任何人都能说出一些漂亮话,什么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什么与城共存亡!可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我现在甚至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支持着他们到最后的呢?”

听着赵平胜的这一番感慨,杨秀清似乎也有些共鸣!他笑着说道:“或许吧?不过我们今天确实见识到了这样的敌人!他们向我们证明了以身殉国并非是不可能之事!当此乱世,弱肉强食,今日倘若不是我宋国强大了,或许怕是他们站在我们国都的城墙上发出这么一番感慨吧?”

听了杨秀清的话,赵平胜哈哈大笑,一下子释然道:“是啊!你说的对!帮忙清理战场吧!”

“嗯!”杨秀清答应着也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事实上,在此战后尽管双方互有伤亡,可是陈国在陈忠正的策略的影响下,尽管无法成功将宋梁联军挡在河津城之外,但是陈军却依旧幸运地保留了相当的有生力量!可以说,这为陈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继续抵御甚至逆袭宋梁联军创造了相当的先决条件!

也就是说,在此次河津城攻城战上,尽管宋军夺得了河津城这座城,实现了宋国在陈国攻略上跨出的一大步!可是由于没有他们没有达到赵清盛一开始制订的尽可能地消灭陈军的有生力量的战略原则,使得宋粱联军在对陈国的攻略不得不做出重大的调整!

由于这个原因,宋梁联军在占领河津城后并未依照原定计划对陈国腹地长驱直入,而是在河津城就地修整,并且为接下来对陈国用兵的战略战术展开了新一轮的军事会议,以制订更加有利于联军攻伐陈国的战略!

这一次的军事会议聚集了宋梁两军的上百名将领,可以说是热闹非凡!不过此时在会议厅的一侧出现了一处与此次热闹非凡的景象有些不搭配的景象!

那便是在宋军这边的阵营中,竟有两名武将背负着河津城外随处可见的荆条,浑身上下捆着绳索一副负荆请罪的模样,让在场所有人见到这样的场景后都不由得忍不住多看两眼投以异样的目光……

很快地,宋梁联军的两个代表赵清盛与艾义晴一同进入了会场,二人携手来到了上座首席一同坐下!对于会场上的怪异景象事实上二人早已看到,可是二人却因为各种原因装作没看到!直到他们两个人落座了之后,赵清盛这才首先故作惊讶地问道:“元春大人!秀清大人!你们为何做此装扮?究竟意欲何为呀?”

二人闻言便由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到会场的中央,同时对着座上的二人同时道:“属下办事不利,请求清盛大人责罚!”

听到二人的话,赵清盛似乎有些疑惑地问道:“办事不利?从何说起?”

这时候,在杨秀清旁边的赵元春首先站出来道:“请恕在下斗胆直言!在下未能完成大人交代下来的任务,让敌军两名大将一前一后通过我们的防区成功逃脱!如此大罪在下不敢隐瞒!如今负荆请罪,请清盛大人定夺!”

听到赵元春的话,赵清盛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二人今日做出如此怪异之事竟是为了这个原因!可是照理说此次宋梁联军在河津城打下的此战虽不敢说完美,可是至少可以算得上是大获全胜!

而放跑敌将这事儿吧,说大不大最多也就是让这两个败军之将有再次卷土重来的机会!可是说小也不小,毕竟在今天便连号称百年不破的益乙城宋军仅仅数日就轻易拿下,此次河津城打得如此艰难,与这两员陈军大将确实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放跑这两员陈军大将犹如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此时赵元春与杨秀清因为此时负荆请罪着实是给赵清盛出了个难题!因为他们所说的事情毕竟所言非虚,照理说确实应该给予他们一定的责罚的,否则将难以服众!特别是在这宋梁联盟的情况下,大梁军众目睽睽之下,万一赵清盛什么都不做,恐怕落人一个治军不严的口实,让大梁军从此开始轻诲宋军!

可是如今宋梁联军刚刚拿下这一座陈军精心构建的河津城,赵元春与杨秀清可谓是出了不少的力,虽说这事儿有些小瑕疵却依旧是出色地完成了赵清盛所交代的任务,为联军立下了汗马功劳!此时全军遭逢如此大胜倘若赵清盛阵前责罚刚刚立下大功的这两位宋国重臣,恐怕会寒了宋军这两三万士兵的心!

如此一来,赵清盛便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无论是怎么做都必定会对全军上下产生一定程度的不良影响的!正当他陷入如此两难的境地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似乎看出了赵清盛的窘况果断地站了出来……

“清盛大人!义晴大人!请恕在下斗胆直言!”

“盛国大人?!”赵清盛似乎没想到此时赵盛国竟然会站出来,但是他隐隐感觉赵盛国的出现似乎会让此时会有一丝的转机,因此便道:“您乃是前辈重臣,有话但讲无妨!”

赵盛国闻言微微一笑,对着座上的艾义晴道:“义晴大人!此事您怎么看?”

赵盛国此言一出,座上所有人皆是一惊!这事儿毕竟是宋国的家务事,赵盛国将这个问题抛给一个与此事毫不相干的大梁的主将艾义晴,真不知道赵盛国究竟意欲何为!可碍于赵盛国的身份地位,尽管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感到满满的疑惑,一时间却没有人敢开口提出异议!

而这时候,在座上的赵清盛听到赵盛国的这句话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微微点了点头!很有默契地也与赵盛国站在同一阵线上,转头看向了身边的艾义晴!

尽管赵清盛什么话都没有说,可是艾义晴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赵清盛是站在赵盛国的同一阵线上的!艾义晴见这两个人都摆明了将这个棘手的问题抛到他手上,不由心中暗道这宋军果然是藏龙卧虎!倘若说自己与赵盛国接触的这些时日里,他已经明显感到他这个未来女婿果真是十分不简单了!那么这初次接触的赵清盛的这一手,却是让自己有了更加意外的惊喜了……

很显然,他们二人这样做初看上去似乎很奇怪!可是现在毕竟是梁宋联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虽说两军并未有成文的统一规定互相制约,可是身为大梁军主将的艾义晴在此事上的看法确实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在此事具有一定的法理参考!

然而艾义晴对此事的看法的合理性显然还是其次的!赵盛国的这一手看似简单其实却蕴含着多重的含义!一方面他可以通过艾义晴接下来讲话探明大梁军对此事的态度!毕竟此事要往大了说还是往小了说,主要还是要做给整个联军上下看,说白了就是要做给大梁军看!

倘若此事处置得无法让大梁军满意,即便赵清盛疯起来将赵元春与杨秀清当场都砍了,那也无济于事!反之,只要大梁军能够接受,那赵清盛无论将此事如何最小化甚至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都是没有问题的了!因此,大梁军能够接受宋军这边对此事的处理的程度,几乎直接影响着赵清盛此番能下的对这二人处置的程度!

另外一方面则是相当原则的问题!说到底此事再怎么说终究还是宋军的家务事,如果让赵清盛当场表态,此事也便没了回旋的余地!可是倘若此事交给艾义晴先行表态便不一样了,不管艾义晴说出什么话,那也仅仅表示此事在大梁军中出现此类问题艾义晴的立场,作为宋军主将的赵清盛却未必一定要按照此套标准走!

想明白这一点,艾义晴心中已然有了决定!毕竟现在大梁与宋国交好,他也并与宋国的这两名大将并没有什么仇恨,更没必要把事情搞得太大闹得大家都不舒服!与其如此,倒不如索性顺水推舟卖个顺水人情给宋军……

“哈哈哈!既然盛国大人都这么问了!那么,清盛大人!便请恕在下代俎越庖先行发表一番谬论啦!”艾义晴笑道。

对于艾义晴这明显地示好的做球表态,赵清盛自然是顺势笑道:“哪里哪里!义晴大人您尽管说!”

“要老夫说呀!凡事都要先分个主次!所谓主次有别,只有分清主次,事情才会做得漂亮!此番我梁宋协同作战大家都打得非常好!我们此次攻打河津城的主要任务本就是为了拿下这座坚固的城池!而尽可能消灭陈军的有生力量无非是在这主要作战目的的基础上,我们所有人所追求的一个附加的次要任务而已!

此次联合我们双方的战力,经过了所有人的努力终于出色地完成了这项重要的任务!而这其中,两位大人所付出的努力大家都看得到!

尽管最终让陈忠正与陈良熹二人都顺利脱逃,但元春大人力挽狂澜力战陈军三路人马,为西路大军及时赶到消灭杨秀次军赢得了足够的时间!而若无秀清大人用计巧妙渡河,并拼死挡在这北城墙之外拦下陈军,此番我们歼敌效果恐怕要更加深受影响!即便我们赢得河津城之战,那也是付出了极大代价却收效甚微仅夺得一座空城的惨胜!这一切的一切二位大人功不可没!

至于二位大人的所谓的过失,依在下看来无非是由于战局的变化不得已为之而导致的一些失误!这在风云变幻的战场上总是难免之事!

因此,请恕在下斗胆直言!二位大人尽管在此事上有点小错却并无大过!即便在我军纪严明的大梁军,此番也就是功过相抵,对于二位大人的过错不予追究,对他们的功劳也不予表彰而已!”艾义晴笑道。

然而,听了艾义晴的话,下面的杨秀清却似乎有些不依不饶道:“感谢义晴大人为我们求情!可是请恕在下斗胆直言!在我宋国军纪严明,有功就必定要赏,有过就必定要罚!如果今日清盛大人因为我等的一点小功小劳便免去我等责罚,宋军军纪何在?因此在下在此恳求清盛大人责罚我等之过,切勿让我宋军军纪毁于一旦!”

事实上,当艾义晴明确表态后,赵清盛便已经有了定夺!因此杨秀清此言虽然看似态度坚决,又将那烫手的山芋又丢回到赵清盛的手上,可是赵清盛却是一脸轻松,面露一丝轻松而略带感激地看了一眼艾义晴,然后淡淡地笑道:“嗯!既然如此!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