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躺平任嘲

陆云瑶的语气近乎质问了,充满了不敢相信。

她绝对不相信,会做出那些事情,可世子的眼神笃定又怜悯,仿佛那些事真的发生过,只是她自己不记得而已。

“那是当然。”

说得多了,墨长决自己都要信了。

见陆云瑶近乎崩溃,他心情颇好,“你若是不记得,我可以说一些,你听了万一想起来了呢?”

陆云瑶捂着耳朵,“不要说,我不想听。”

墨长决在她耳边开口,吐出的呼吸温热,说出的话却恶意满满。

“你那日不仅搂着我不让走,还想扯我的衣裳,也不知道你醉酒后哪来那么大的力气,我拼命挣脱,还差点让你得逞,领口都给我扯松了。”

“你的手都伸进去了,摸了好几把,之后我把你的手抽出来,你还不乐意了,非要摸我。”

“你扑到我身上,还想亲我,还不是想亲我的嘴唇,而是对着我扯开的领口下嘴,吓得我赶紧将你架开,不然还得了。”

墨长决心情极好地说着,刚开始是实话,之后便是半真半假,真的是这件事的确发生过,两人却是倒了个个儿。

哪是陆云瑶失心疯想要亲他的脖子,是他被无意撩拨地受不住,转头欺负了回去。

当然这件事不必与她多说,只是提了两句,陆云瑶看着就要崩溃了。

见她捂着耳朵不听不听,墨长决还好心地将她的手扯了下来,非要让她知道。

“还有……”

“还有?!”

这些就够让她崩溃的了,陆云瑶实在受不住,攀着他的胳膊,近乎站不住了。

哭求道:“殿下别说了,云瑶真心知道错了,都是云瑶不对在先,您别说了,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

她怕都听完,就算能坚持下来,心也死过一次了。

她完全不能想象,竟然对世子做过这样过分的事,这么多相加,她都不觉得世子刚才亲她是冒犯了,不及她大胆万分之一。

她可是意图侵犯世子啊!手都伸进去了。

不敢想不敢想。

陆云瑶吓得腿软,哆哆嗦嗦站不住,身子直往下滑,被墨长决轻轻松松握着腰肢提起来。

“这么害怕啊?”

他话中带着得逞的笑意,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这她都信,怎么办,真是好可爱,他不能抑制自己喜欢她。

这么天真,若不是跑到他手里,迟早被坏人吃干抹净。

既然撞到自己手里,当然不能浪费,墨长决也没觉得自己是个好惹,遇上了心仪了,她便只能留在自己身边,当自己的人。

“不过你这么放肆,本世子也体谅你醉酒不知事,不然也不会留到现在才说。”

陆云瑶已经像个破布娃娃一样,生无可恋地被世子掐着腰,都没感觉的。

若是往常,她早不乐意了,义正言辞说世子这是不对的。

而现在,她已经毫无立场。

这算什么,呵。

想起来就悲从心来。

平静无波的目光转移到墨长决身上,见着他笑眯眯的,一点都不在意的模样,仿佛是个发光的天使。

陆云瑶啜泣一声,丝毫不敢强求,“真,真的么?”

“自然。”墨长决叹息,“你在我身边伺候这么久,该对我的秉性有所了解,我岂会逼迫你?”

看着他真诚的双眼,陆云瑶笑不出来。

就因为伺候已久,深知他的秉性,她才会觉得生无可恋啊。

按照常理来说,世子怎么可能会好心放过她,她再天真,也不会信了这句话。

于是继续生无可恋。

有了一点点希望,又被自己亲手打破,陆云瑶太过喜感,墨长决被逗得笑了。

低沉的小声从嗓子里溢出来,诚实地昭示了他的开心。

陆云瑶躺平任嘲,听他笑声都没有感觉的,只是脸上表情更加悲愤。

墨长决又笑了一会儿。

陆云瑶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世子面对她的无措,会笑到捶墙?

她不满道:“哪有这么好笑?”

不是控诉自己被占了便宜?她看世子挺高兴的,乐在其中吧。

陆云瑶觉得自己冤枉急了,世子那时为何不直接打晕她,疼些也比大逆不道,对世子做出那些无礼之状好。

墨长决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没错,他甚至笑出了眼泪。

陆云瑶更加抑郁了。

“告诉你了无事,我不在意,你还在担心什么?”

墨长决觉得自己可真是个大方的主子。

陆云瑶看他的眼神幽怨无比,她会信?

世子握着这个把柄,若是不为自己谋些利益,就不是世子了。

“那殿下松开手?”陆云瑶不抱希望地问。

他手臂还环在陆云瑶腰上,纹丝不动如铁臂一般。

墨长决果然不愿意了,扬起下巴,“为何?”

陆云瑶:“……”

看吧,果然如此。

“你刚才都站不住了,我这是帮你。”墨长决一副你不要不识好歹的模样,关切问道:“腿还打颤么?要不要我抱着你回去?”

那还得了?

就算她自己的脸面被丢个干净,那也是两人之间的事,她可不想自己被抱着出去,不用隔天了,宴会散后,这件事就能被传得满天飞。

还要被宾客们的下人知晓,报告给各家主人,名声传得更广。

她还想要点脸。

本来打颤的腿,硬生生被吓得正常起来。

陆云瑶轻轻推了他一把,墨长决顺势退开,手也松了。

见她真的稳稳站住了,没靠着假山,发自内心叹了口气。

怎的那么倔强,也不想想,她在外面哪还有名声?谁不知道她是自己的人?

墨长决摸了摸鼻子,还怪骄傲的。

提前在她身上打下自己所有物的烙印,真是让人愉悦。

陆云瑶走得有些慢,被墨长决扶着胳膊出去的。

她也破罐破摔了,都摸过人家身子了,隔着衣袖扶一把怎么了,怎么了?

很奇怪么?

陆云瑶的理直气壮,在看见外面站着的人时,全部飞到了九重天外,要不是墨长决还扶着她,差点吓得她没跪了。

外面怎么会有人等着?不会将她和世子的事儿全听了个透彻吧?

陆云瑶本来还想着破罐破摔,真被人发现了,感到难堪的也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