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无情铁手·王令(1/113)

此时此刻,王令透过王瞳窥视着这位奇怪的六夫人。

一个正常人拥有十万根头发。

如果说六夫人头上的发丝全部与鬼物绑定,那么也就是说,六夫人少说也执掌十万阴兵。

王令伸手拔掉头发虽容易,可也要考虑到后果的严重性。

主要王令目前还不知道这十万根头发是不是都绑定了鬼物。

而一旦自己拔掉以后。

鬼物又会不会脱离六夫人的控制从而形成新一轮的暴动。

这些都是王令需要考虑到的情况。

就算这些鬼物暴动,要清理掉这些东西对王令来说也不是难事。

主要是,这些鬼物不好控制。

游离状态的东西一旦发散出去。

王令有能力清空也会使得不少无辜的人遭殃。

所以结合上述情况综合考虑,王令想到了一个办法。

既然他无法保证鬼物会不会发散从而引发新一**动的问题。

那么他可以一根根开始拔……

先通过慢慢摸索,最后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是否继续加大力度。

“这三个人,果然有问题。”

镜子前,六夫人单独取过那根,因为杨牺牲而掉落下来的白发。

这根白发已经卷曲和枯萎,没有丝毫的水分。

脆弱的像是一根游丝,轻轻一撮就会分叉然后断裂。

不过事实上,这根掉落的白发仍是有用处的。

“魔灵,你应该可以通过白发看到吧?”六夫人问。

“这个容易。”

她体内,那个尖利刺耳的女声开口。

作为六夫人掌控所有鬼物的核心中枢,发丝魔灵的能力并不仅仅只是通过超远距离的射程利用鬼物去完成各种任务、或者直接利用发丝去操纵人体。

将那些人变成他们想要的提线木偶。

与发丝所绑定的鬼物一丝,发丝就会像一朵枯萎的花一样凋零。

作为核心,魔灵自然有能力去查看这些“发丝”凋零的原因。

而这样的能力,魔灵也将之称为“闪灵”。

她能够轻而易举的看到,在张牺牲“凋零”之前,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在动手之前,魔灵发出冷笑声:“要猜猜,究竟是谁动的手吗。”

“我还是怀疑那个叫王小二的人。”

六夫人回答道:“我听说在他们随行的人里又来了一位女助教,这是之前并没报备过的人。而且这个女助教似乎与王小二关系非比寻常。”

“师生恋吗?有趣。”

“具体情形我也不清楚,但……此人一定有鬼。要不然华修国那边也不会忽然加派人手。”六夫人冷静分析道:“真正的高手并不需要保护,恐怕是担心此人行事太过出挑,从而引发什么争议。”

“不管怎么样,看一看就能知道了。”魔灵笑道:“交给我吧,和之前一样,请夫人将身体的控制授权短暂的让给我……”

“好。”六夫人点头。

这是契约里的内容,根据契约协定,魔灵上身具有时间限制。

所以在每一次切换灵魂之时,六夫人都没有丝毫的顾虑。

因为她才是契约的主人,对魔灵拥有全部的控制权。

大约一个呼吸的时间,六夫人的黑瞳转为了一种粉红色,就像是那些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死亡芭比粉口红色号。

魔灵上身以后,除了瞳色以外,六夫人几乎没有其他外貌上的变化。

只是周围的温度会骤然下降,变得阴冷。

但如果有人在此时看到,一定会有一种诡异感。

望着眼前的梳妆镜上开始凝出一成薄薄的霜冻。

魔灵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她自信满满的伸手,对准桌上那根白发开始利用自己的能力进行试探。

粉色的荧光自掌心中渗透出来。

像是探照灯一般在那根白发上照了几秒。

“嗯?”

随后,魔灵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你看到了什么?”六夫人问。

“什么都没看到。”

魔灵的头上有个大大的问号:“只是看见了,一团马赛克。”

“怎么会这样?”

“我也奇怪,以前从未遇到过这种状况。”

魔灵皱眉:“我再试试好了。”

经过反复操作,还是一样的结局。

还是一团马赛克。

而且越是观察,这马赛克打得就越厚。

简直到了一种丧心病狂的地步。

“能把看到的画面和之前一样投射到镜子上吗,我想看看。”六夫人提出申请。

“这个当然。”魔灵无所谓地笑了笑:“我可没有理由骗你,我们本就是一体的。”

此时,一人一鬼显然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而就在魔灵将自己看到的那团马赛克投射到镜面上时,那团马赛克之中竟然出现了一只指骨分明、指节轮廓清晰可见的手。

嗯?

这是什么?!

一人一鬼,同时蒙住。

紧跟着,一种狂涌上头的惊恐,代替了她们此刻所有的思绪。

你们跑不掉了。

王令心中沉吟。

只用一只手盖下去,庞大的灵压骤降,使得六夫人的身躯轰然下陷,除去头颅以外,身体的每一寸都被直接塞进了土地里。

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几乎是让六夫人及体内的魔灵顷刻之间炸了毛。

这……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镜子中忽然窜出了一只手?

而且还拥有如此庞大的力量……

“前辈应该也是鬼物吧?”

魔灵试探性地问道:“不知道在下有什么地方得罪过前辈?”

她在试图进行试探。

面对这只突然从镜子里钻出来的手,她和六夫人都吓得魂不附体。

鬼物?

王令心中一阵无言。

这魔灵似乎不太聪明的样子。

不过也无所谓了,误解就被误解好了。

反正他也没有必要去解释这一切。

他毫不客气,直接向被困住的六夫人动手,正犹豫先从发际线的头发开始动手,还是从头顶的头发开始动手……

利用“点芝麻”决定后,王令捏住了位于头顶上方的一根头发,然后猛地一揪。

“啊!”六夫人和魔灵顿时同时发出惨叫。

她们感觉自己的头皮上被通了电似得,有一种强烈的灼烧感!

在头发被拔下来的瞬间,仿佛连头皮都要被撤掉似得!

魔灵心中惶恐至极。

这鬼物也太高冷了,不仅强大,而且还全程不说话!

居然才一上手就要拔头发!

混蛋!

这很痛啊!

魔灵内心咆哮着。

另一边,王令发现,自己拔完了一根头发后,似乎真的有鬼物被释放出来,正在房间里游荡着。

于是他顺手将那鬼物抓住。

“噗嗤”一声!

直接用两根手指将那被释放出来的鬼物捏爆。

寻常修真者难以察觉的绿色鲜血,跟爆浆牛丸似得在六夫人的房间里当场喷溅出来。

这是独属于鬼物的鲜血。

因为六夫人与魔灵双魂同体,这样的血六夫人也能看见。

当绿色鲜血喷溅出来时,六夫人的身上,脸上都被溅到。

像是恐怖电影一般的场景惊得这位六夫人簌簌发抖。

“前辈……求前辈饶命啊!”一人一鬼吓得哭出声来。

然而王令出手无情,根本不给任何机会,开始拔第二根头发。

每拔一根,就顺手捏爆一个被释放出来的鬼物,稳健的不行……

可怜的六夫人被拔得头皮发麻,那种强烈的灼烧感和脱皮的痛苦,在王令每拔一次都会出现。

不过这么一根根拔,动作实在是太慢了……

王令正拔得高兴呢。

却听到另一边王明催促的声音。

说是英仙和鸣已经如厕完毕。

“哎……还没完全拔完啊。”王令微微皱眉。

他望着六夫人头顶上两个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秃斑,心中一阵可惜。

然而现在,似乎也只有先暂时收回自己的“无情铁手”了。

从镜子中准备将手收回时。

王令蓦然想到,反正这六夫人和魔灵仿佛已经将自己当做了“鬼物”。

那么自己或许要留个名字作为威慑才比较好。

于是,王令用手直接在梳妆镜那薄薄的霜冻上。

留下了自己的姓名——后浪……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给了六夫人及魔灵极大的震撼以及极大的卧槽。

神特么后浪……